Feeds:
文章
迴響

寫信把時間拉長了,也延續不同人的故事,在《牛下開飯》3月1日的媒體預展上,我們為來採訪的《新假期》寫了一封叫老細加人工的卡,想不到真在雜誌看到了,有趣。當天其他有趣的卡請看:happy action 的 google map .

raise_salaryweekendweekly_3-2-09

02-03-2009 《新假期》

Happy Action @ 伙炭

2009-1-18 (日) 15:00

星期日的火炭工業中心, 人流方面實有在點兒擔心呢. 希望別太冷清才好。

一直以為Cally的Studio就在火炭,懶醒老遠給她帶著書架-鞋櫃混合物,原來天南地北,在灣仔才是,晒心機。就當作Happy Writing的枱好了。

檔口還沒開好,已經被遊人緊緊圍了兩圈,有點受寵若驚。一時間最少有10部相機+5部Video Cam狠狠對準檔口,又想將我們一舉一動收納珍藏。人人都想知道我們在搞什麼,卻沒有人願意坐下來一起玩,心裏感覺很複雜。最後是一位普通話小姐坐了下來,然後是一位金髮外國婦人….

多得大會的宣傳吧,收穫好得沒話說,總共畫了43張咭+1封信,有來年想得到"真"超人的小朋友(看來他很有意識地確定手上的膠超人是假的)、有希望生兩打小孩子的人、有計劃去冰島聽音樂人女孩…….

這時記起幾日前和朋友聊到:今天,大家都私下delete了陌生人,視而不見。要在巴士上閒話半話吹水吹水?好難!

AAA (Asia Art Archive)為‘Hong Kong on the Move Live Art Local Tour’ 即當天happenings 的紀錄: http://www.aaa.org.hk/newsletter_detail.aspx?newsletter_id=610

SNC11192.JPG

SNC11241.JPG

SNC11246.JPG

大豐收@白沙道

回歸銅鑼灣 !

雖然較預定時間14:00遲了足足2小時開始, 生意卻不俗, 應該是有社企fair竹旳關係吧, 行人走得慢一點, 也多了時間八掛這批踎坐街邊的後生仔女吧.

收穫良多

這天是大豐收, 有好幾個新朋友加盟之外, 更加破天荒畫了34張咭(當中應該有5,6張是妹吧)
更重要是:我們寄了兩張Happy card 去台北土城拘留所, 請陳某食蚵仔煎, 真好.

給陳水扁
給陳水扁
給陳水扁

破天荒畫了34張Happy card, 有感謝醫生的病人, 有叫仔仔不要學吳尊的Daddy媽咪, 也有擔心前任校長的畢業生, 也給土城阿扁寄了兩張, 不知他有沒有力氣收信。

親愛的白沙道

2008年11月16日, 我們遊了一趟白沙道.

一首喜帖街的歌

事MSN來的一段youtube片, 他說:Eric Kwok + Wyman 又一次絕配作品…好聽。

很可惜,音樂和詞都很行,尤其是詞的部份,感覺上只是勉強縴上與喜帖街有關的字眼,由頭到尾都是在說:舊既唔去, 新既唔黎, 無乜野值得婉惜。

最終還是要加兩滴情歌意味,不離正宗流行曲行貨元素,有點不倫不類。詞附在最下。

喜帖街

主唱:謝安琪
作曲:Eric Kwok
填詞:黃偉文
編曲:Eric Kwok
監製:Eric Kwok

忘掉種過的花 重新的出發 放棄理想吧
別再看 塵封的喜帖 你正在要搬家
築得起 人應該接受 都有日倒下
其實沒有一種安穩快樂 永遠也不差

就似這一區 曾經稱得上美滿甲天下
但霎眼 全街的單位 快要住滿烏鴉
好景不會每日常在 天梯不可只往上爬
愛的人沒有一生一世嗎 大概不需要害怕

(忘掉愛過的他) 當初的喜帖金箔印著那位他
裱起婚紗照那道牆 及一切美麗舊年華 明日同步拆下
(忘掉有過的家) 小妝枱梳化雪櫃及兩份紅茶
溫馨的光景不過借出 到期拿回嗎 等不到下一代 是嗎

忘掉砌過的沙 回憶的堡壘 剎那已倒下
面對這浮起的荒土 你注定學會瀟灑
階磚不會拒絕磨蝕 窗花不可幽禁落霞
有感情就會一生一世嗎 又再婉惜有用嗎

(忘掉愛過的他) 當初的喜帖金箔印著那位他
裱起婚紗照那道牆 及一切美麗舊年華 明日同步拆下
(忘掉有過的家) 小妝枱梳化雪櫃及兩份紅茶
溫馨的光景不過借出 到期拿回嗎 終須會時辰到 別怕

請放下手裡那鎖匙 好嗎

是一個冒失鬼,在錯別字堆中表達自己,喜歡上文不接下理、思想跳動,令別人和自己快樂。

上一次寄出的,是什麼的信?真的要認真坐下來,才記得。

Ÿ—上一封我寄出的信,是給我爸我媽的。

那時,好想自己一個人住,所以躲在房間裡,寫信給隔壁飯廳的他們。

有口難言,還是字彙、句子、段落、可以令事情清晰一點。那匣信件,展開我們的對話、質詢、談判...我記得,我起了一次稿、我proof-read了三次,然後一連幾天在街上流連到很晚,你們睡覺了我才回家的。

Ÿ—上一封收的信,是旅行認識的朋友寄來的。

還附有一張相,令我開心了好幾天,工作不能集中了一整個下午。

想起,好開心。

那張信紙,在發光,然後被一陣風吹起,在飄,轉了兩圈半,落到我和他們腳邊。這經典的場面,令我們又走在一起。

當街道愈來愈不是給人行,而是讓車走時,這天沒有雨,周日,人不多,我們幾個在土瓜灣牛棚前開檔寫信畫卡,遇上不懂英文的印度小朋友、聽到很想離開老區的婆婆的嘆聲、有專程到牛棚參觀的一家大小的故事、有來港八年的太太想兒子戒煙。

大家在這裡共聚,街頭忽然成為我們的大客廳。

當然,還有拾回來的棄用椅,拿不走的兩張,不知真的是否成為「公家椅」,真要回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