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Happy Action X Twitter

Happy Action 終於登陸Twitter,請追踪這個 tag 吧: #happyaction

或按這裏 http://twitter.com/#search?q=%23happyaction

好攰想抖一抖?
想一年放100日紅日(假期)?
希望滿滿工作一星期中間來點小休,多好。

那不如自己來製造紅日!!

星期三,在兩個星期日中間,我們就來穿點紅色,讓它紅日化吧。

玩法:

– 3月10日星期三,請穿 紅 / 粉紅 / 橙色 衣服 (上衣不行就領帶、襪、鞋)
– 選一個你最 XX 的地方拍 ( XX 請自行填上, 個個人都可以不一樣)
– 拍個snapshot, 指明是個 XX 的地方, 傳到:

happyaction@gmail.com

試試收集500 個snapshot,完成一幅巨型拼貼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ould like a refreshment in the middle of the week? Let’s paint some days red (red = holiday!)

– Dress in Red / Pink / Orange on 10-Mar (Wed)
– Pick a most xxx place and take a snapshot (Please substitute xxx with your wish, we expect 10000+ different xxxs for 10000+ people)
– Send the snapshot to the following email and state what your xxx is:

happyaction@gmail.com

Let’s see what the ultimate huge mosaic might look like.

>>> Join us at 

虎年寫揮春

2010-2-12 (五, 年廿九)
19:00-22:00
旺角花墟公園隔離

老虎! 年畫! 揮春!

http://www.flickr.com/photos/11527356@N08/sets/72157623493563129/show/

2009-11-1 (日)
4-7pm
中環遮打花園

第二年參加Pride Parade,路線比去年縮短了,沒有經過銅鑼灣熱鬧之地,感覺少了點什麼。

很多內地團體都來了,由廣州至上海至天津也有。有內地的夫夫網,竟然也有LGBT銀行同業聯會。

有人穿了黑色T恤,上面寫著:我們要看同性恋電影,原來是北京來的朋友,帶著一個簡單又悲微的訴求。

和他搭個訕,由大學生薪金,聊到氣人的北京交通,轉談到北京電影。原來外來電影除了要審查外,還得先在周邊地區播放看反應,沒有「壞影響」才可以在北京巿上影。全國最遲上映的地方往往就是一國首都,有夠諷刺。

找到兩個吉汽油罐作凳,開了舖。

連續兩年由貴州專程到來參加Pride Parade的老先生千叮萬囑別寫上入何有同性戀意味的字眼,露出馬腳他和他的朋友都不得了。

無名氏丟下一張給特首的名信片,問:我們可以在香港合法成婚嗎?

回家後想一想,「驕傲遊行」聽起來總給人負面感覺,由小到大「驕傲」都是指責,總不能說:「我們今天很驕傲」吧?

其他相片:http://www.flickr.com/photos/11527356@N08/sets/72157622615668871/
大會網站:http://hkpride.net/2009/tc/news/
852community: http://852community.hk/

Happy email

沒想過, 竟然給我們登記了 happyaction@gmail.com.  從此, 有自己的email address了.

快樂回信

除夕夜收到一張名信片,我有收藏名信片的習慣,所以每次收到名信片都會特別興奮,但來信者是Ming,一個我好像不認識的人。看一看內容,才記起是幾個月前在快樂行動認識的一個朋友。

幫人寫信,其實都沒有想過要得到什麼。在街頭遇見,你被我們吸引了,你坐下來,你告訴我你想寫什麼、畫什麼,是一種緣分。這樣的一種遇見,樂透了。有一個人走過來,其實她的熱情嚇了我一下。她自己一個從澳洲來香港一個月,還有一個禮拜便會回去,她說要寄給她的丈夫、兒子、還有貓貓,要預祝他們聖誕快樂。原來她住在昆士蘭,不知怎的交換了地址,想不到她真的「回信」了。可惜,我遺失了她的地址。

Ming, 如果你看到這一篇文章,一定要告訴我!

一位婆婆,植根50多年,白了頭髮,每天與親手下種的蘆薈、香矛、辣椒為伍。

什麼上公屋、賠大錢,在沒有人本元素的規劃裏,地上留人從來都不是一個選擇。「你們住這兒的,大可選:1)自己離開﹔2)被我們逼走。完」

皇后碼頭、H15事件再次重演。有人說,政府學乖了,不搞圍村人只打雜姓村。看來參與式規劃,權力下放是遙遙無期了。

多謝你們,石崗菜園村居民
菜園村村民他方的一封信